• 當前位置: 首頁 / 文章 / 正文

    駕車來到黃土嶺 探訪八路軍擊斃日軍中將全過程

    夏星

      【車訊網 報道】抗日戰爭中,八路軍共擊斃5名日軍高級將領。其中,被晉察冀軍區在黃土嶺戰斗中打死的阿部規秀,似乎“名氣”最大。黃土嶺距離北京僅230公里,我在2021年5月,曾按歷史順序,駕車行走了一圈,當時寫有詳細游記,您現在看到的,是特為2022年春節編輯的簡化版。

      1939年10月,侵華日軍修筑張家口到淶源的公路,八路軍在公路途經的麻田嶺,襲擊了筑路隊——史稱摩天嶺戰斗。戰斗中,白求恩與醫療隊參與救助,白求恩不慎割破手指,3天后在另一場手術中感染,11天后犧牲。

      日軍為報復筑路隊被襲,集合隊伍進行掃蕩,走到雁宿崖村時,被八路軍打了個伏擊,旅團長阿部規秀親自率隊趕來報復,走到黃土嶺一帶,又被八路軍伏擊,并將這位陸軍中將送上西天。

      此次出游主題,便是雁宿崖與黃土嶺的戰斗遺址。行車路線是:先奔淶源,然后前往雁宿崖與黃土嶺(下圖黑線),接著再看看八路軍的后方基地甘河凈與旺家臺,最后參觀晉察冀軍區一分區的司令部所在地——慈家臺、南管頭、周莊,并途經狼牙山回京(下圖紅線)。

      1939年10月下旬,因為筑路隊被襲,剛剛率軍進駐淶源的阿部規秀,命令手下兵分3路對八路軍實施掃蕩。其中有一路,是從淶源往南,大概在今天的白石山溫泉度假區附近,轉向往東,前往八路軍駐地之一的銀坊。如今這是一條路況很好的公路??稍诳箲饡r期,日軍汽車最多只能開到白石口村,接下來,就得靠騎馬或步行了——白石口村的最南端,有明朝修筑的長城。

      過了白石口大概4公里,是鼻子嶺隧道。遠遠看過去,鼻子嶺顯得挺高大,隧道旁邊,昔日翻山的老路仍在。

      穿過隧道,是長達12公里的下山路。下坡路走完,公路進入谷地。經過了一個叫“三岔口”的地方。1939年11月3日,出白石口、翻鼻子嶺的500余日軍,走到這里時,與八路軍接上了火。所以,在八路軍最初的戰報里,稱為三岔口戰斗。但因為這場戰斗的主戰場位于雁宿崖村,后來改為雁宿崖戰斗。

      三岔口過后4.5公里,是雁宿崖村。雁宿崖戰斗中的主戰場,發生在村子南側不足1公里的地方。

      因為,雁宿崖村南側,有一條不算長的山谷。八路軍晉察冀軍區一分區的1團與3團,聯合三分區的2團,共計3個團的兵力,約5000余人,把500多日軍打了個落花流水,基本上全軍覆沒(也有人認為日軍至少被打死200多或300多)。

      雁宿崖殲滅戰在11月3日打了整整一天,殘余日軍往回逃竄,八路軍打掃戰場,由于重炮暫時難以搬運,便埋在了戰場的一角,后來被增援的日軍發現,又給弄了回去。指揮官是個大隊長,叫辻村憲吉,軍銜大佐,當時八路軍以為他死了,但實際上他僥幸逃脫——下圖為戰斗發生地。

      由于與前面的部隊失去聯系,阿部規秀預感不妙,于11月4日率軍向雁宿崖方向增援。11月5日,阿部規秀終于親眼看到了雁宿崖戰場,面對慘狀,剛由少將升為中將的阿部規秀,惱羞成怒。他一方面下令火化被打死的日軍尸體,一方面調集更多部隊,決定向前追擊。11月6日,已擴充至1500多人的阿部規秀的部隊,從雁宿崖往南4公里,來到張家墳村,隨后轉往東北方向,行進9公里,來到黃土嶺村宿營。

      當阿部規秀的部隊在雁宿崖火化尸體時,剛剛在雁宿崖打了勝仗的一團團長陳正湘向上級領導申請:就地再打一仗。陳正湘的領導是一分區司令員楊成武。他隨即向更高一級的領導——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請示。聶司令不僅批準,還派出了更多部隊——除了在雁宿崖作戰的1團、2團、3團,另外增加了一分區的25團,以及賀龍支援的120師特務團,參戰人員總數在7000—9000之間。

      11月7日午后,日軍離開黃土嶺,繼續向東北方向進軍。黃土嶺村之后,依次為教場村、上莊子村和寨頭村。其中,在上莊子村與寨頭村之間,有條比較窄的山谷,八路軍利用山谷,設下埋伏。事實上,主戰場距離上莊子只有幾百米,距離黃土嶺大概2公里,如此說來,這場戰斗應該叫上莊子戰斗更合適,不知為啥稱為黃土嶺戰斗。

      下圖拍于黃土嶺戰斗紀念館。圖中標注日軍1200人,可我在其它資料里看到的是1500人。此外,八路軍5個團的位置,在不同的資料里,也有不同的說法。

      戰斗是在11月7日午后打響的,阿部規秀把臨時指揮所,設在教場村盡頭處的一座獨立農家院里。小院背后有座不高的小土山(如今土山上修建了高速公路),是指揮所人員瞭望戰場的地方。

      據1團團長陳正湘回憶:臨近黃昏時,他們發現這座小院有日軍軍官出入,于是調來分區炮兵連,4門迫擊炮在900米距離上齊射,將小院炸了個稀里嘩啦,阿部規秀在轟炸中受重傷,3小時后死去。其實,當時八路軍并不知道炸死了最高指揮官。他們是在戰斗結束之后,隔了好久,才從新聞里獲悉的。

      如今,這個小小的農家院保護得很好,并被列入縣級文物保護名單。

      根據日軍資料里的戰況圖,我將車停在村里,徒步爬山,以便俯瞰戰場全貌。站在這個位置目測,正好距離那座農家院大概900米(白色圓圈所示),說不定此處就是八路軍炮兵當年發射炮彈的地方。

      黃土嶺戰斗雖然名氣挺大,但持續時間并不長,從7日下午開打,打到太陽落山,2團與3團便撤走了(25團開戰后不久便撤走了)。第二天,也就是8日,一團團長陳正湘本打算與友鄰各團聯合繼續進攻,這才發現各團均已撤走,唯有開戰后匆匆趕來的特務團8日上午還堅守在敵人的背后,但到了中午也撤退了。無奈,陳正湘率隊在下午撤離,黃土嶺戰斗就此畫上句號。

      據八路軍當時的戰報,黃土嶺戰斗“斃敵800余,繳獲輕機槍2挺,步槍30余支,戰馬370余匹,其他軍用品甚多。”在黃土嶺戰斗紀念館里,我看到的戰果是擊斃日軍900多。不過,無論800還是900,都沒有直接證據,因為,八路軍是主動撤退的,并未打掃戰場。

      觀看黃土嶺戰斗遺址后,我按照八路軍撤退路線,駕車往東,來到甘河凈,當年八路軍一分區的后方醫院,建在這里。白求恩受到致命的感染,同樣發生在此。

      過了甘河凈鄉再往東南方向5公里,是旺家臺村——受到感染的白求恩,原本已經往回撤了,可在途中聽說黃土嶺戰斗打響,執意要上前線,于是往回走。走到旺家臺村,開始發燒,只好再次后撤,幾天后與世長辭。

      過旺家臺,往東南方向駕車27公里,是南管頭村。雁宿崖與黃土嶺戰斗期間,一分區司令部設在這里,司令員楊成武就是在這兒坐鎮指揮的。

      南管頭村附近的周莊村,也曾是一分區當年駐扎過的地方。周莊村中的老房子比較多,但我同樣沒能找到當年的遺址。

      周莊村西南方向28公里處,是慈家臺村,黃土嶺戰斗結束后,日軍瘋狂地對我根據地實施掃蕩,一分區司令部只好連續遷移,最后在這個村里落腳,直到抗戰結束。

      村里的一個古老院落,掛著“晉察冀一分區司令部舊址“的牌子。

      慈家臺村往北4.3公里,是長角臺村,那里有座無名烈士墓。

      長角臺村村里,保存著一分區指揮所的舊址。

      就這樣,利用自駕車的便利,一天之內,把雁宿崖、黃土嶺戰斗遺址,還有晉察冀一分區的多處舊址,逐個看了一遍。收獲頗豐。黃昏時分,駕車來到狼牙山腳下。

      狼牙山距離北京不算遠,大概200公里,回程同樣一帆風順。一次時間與里程都很短,但內容卻很豐富的自駕游,就此結束。

    責任編輯:史興國

    分享到

    評論
    評論
    0 / 500 字
    猜你喜歡
    熱門PGC 查看更多
    • 全部拆解

      奧迪 奧迪Q2L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68
      部分拆解

      Polestar極星 Polestar 2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72
      部分拆解

      極氪 極氪001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80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江鈴 域虎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4
    • 全部拆解

      吉利 帝豪GL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9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啟辰 啟辰D60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7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寶沃 寶沃BX5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61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雪鐵龍 C4世嘉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8
    • 全部拆解

      江淮 瑞風S7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5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鈴木 驍途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53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寶駿 寶駿510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46
      全部拆解

      寶沃 寶沃BX7

      看報告
      評分70
    播放按鈕
    人人摸人人操